【亞洲過勞監察】韓國社會重啟超時工作之門

2024.03.11

韓國社會重啟超時工作之門



文/於清熙(Yu Cheong-hee)

 

最高法院的判決和僱傭勞動部的行政解釋為超時工作打開了大門

 

2023年12月,最高法院的判決表示「每週工作時間是否超過12小時的加班工作,應根據一週工作時間超過40小時的時數來決定,而不考慮每天工作時間是否超過8小時」。



韓國最高法院於2023年12月的一椿判決,對加班工時的計算方式產生嚴重影響。示意圖,圖片來源:韓國最高法院

 

A公司負責清潔飛機客艙,要求員工每週有兩天需工作15小時,其餘三天每天6小時。基於每天8小時的工作日計算,這意味著每週加班14小時,但一週的總工時為48小時,並未超過52小時的加班上限。該公司因以這種加班方式在2013年至2016年間共計130次而受審,並在一審和二審中被判有罪。然而,最高法院將該法律解釋為未規範每日的加班。

 

《勞動基準法》第50條規定,一週的工作時間不得超過40小時(不包括休息時間),一天的工作時間不得超過8小時(不包括休息時間)。同法第53條規定,經雙方同意,一週的工作時間可延長12小時。然而,勞基法並未規定每天的加班時間上限。由於勞基法並未規定每天加班時間的上限,因此一週工作時間不超過52小時即可。這是一個機械性的判決,背離了勞工減少工作時間的努力,並且沒有考慮勞工的健康、休閒等因素,因為法律中沒有相應的規定。

 

在最高法院作出判決之前,僱傭勞動部將每天超過8小時的工作時間都算作加班,並認為每週超過12小時的話就是違反了加班規定的限制。然而,在最高法院的決定之後,僱傭勞動部改變了行政解釋,彷彿一直在等待著這一判決。

 

韓國政府仍未放下對勞動彈性修改失敗的後悔

 

2023年初,僱傭勞動部宣布計畫調整每週52小時工作時間,但勞工們強烈反對這一改革,因為這將使他們每週工作時間最高可達69小時。政府被迫撤回了這一改革。然而,韓國政府卻無法不屈服於企業對彈性工時的要求,在2023年11月宣布,政府將維持每週52工時的制度,但允許一些行業在繁忙時工作更長時間,並在空閒時休息。

 

之前說過,但韓國勞工的工作時間非常長。截至2022年,韓國每名就業人口的年總工時(1,901小時)在38個OECD成員國中排名第五,比OECD平均工時(1,752小時)高149小時。與過去相比,韓國的工作時間正在逐步減少,但仍然很長,勞工過勞死的新聞層出不窮。

 

以最高法院的判決來說,兩天長工時和三天較短的工作,並不能消除第二天的疲勞。根據最高法院的判決,等於每天工作時間最長可達21.5小時(不包括休息時間)。如果你每天工作15小時或21.5小時,工作後你是否只想在剩下的時間裡睡覺呢?我們如何確保這些勞工的健康和休閒時間?難怪我們會想起遊戲行業中的「趕死線模式」(crunch mode)[1],這些加班模式曾經奪去了勞工的生命。

 

雖然在縮短工作時間的議題上似乎存在一些社會共識,但資本家和親資本政府的反應則是擴大了非常規工時的空間。最高法院的判決嚴重影響了下級法院的判決,而僱傭勞動部迅速地改變行政解釋使得規範每日工作時間變得困難。現在是時候填補立法空白,來規範每日的工作時間並加強我們縮短工時和消除非常規工時的鬥爭了。

 

(作者於清熙任職於韓國勞動安全保健研究所)

 

原文載於亞洲過勞監察 KWA


--
[1]編按:“crunch mode”指的是為了趕在交期前完成工作,導致勞工超時加班,常見在遊戲產業中,在遊戲公布前密集加班。2016年韓國知名遊戲公司網石遊戲Netmarble Neo就發生一位20多歲的員工,因趕死線模式每週工作89個小時而過勞死,同年另有兩名勞工過勞自殺。

















 

東亞過勞監察(Karoshi Watch in East Asia, KWEA)由來自三個不同國家的非營利組織,包括韓國勞動安全保健研究所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日本POSSE,共同建立資訊分享的平台,監督韓國、台灣、日本三個國家的超時工作與過勞死問題,共同推動制度與政策的改革,改善東亞勞工愈趨嚴重的職場健康問題。

本專欄中文版將於每個月10日刊出,每個月分別輪流由韓國、台灣、日本報告各國國內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