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過勞監察】改變過勞死門檻,並讓家事服務工作者能獲《勞基法》保障

2021.07.09

改變過勞死門檻,並讓家事服務工作者能獲《勞基法》保障

 


文/岩橋誠;譯/何哲欣

 

六月23日,新聞媒體報導,政府打算調降過勞死的認定門檻。此一門檻是厚生勞動省用來認定勞工因腦部或心血管疾病死亡,是否與工作或過勞有關。

 

目前的過勞死門檻,在過去20年間幾乎不曾改變。根據此一門檻,如果某一勞工在發病前一個月,超時工作加班100小時,或是發病前的二到六個月,平均每月加班工時80小時,就很有可能會被認定死亡原因與工作有關。理論上,超時並不是認定過勞死的唯一標準;政府還會將其他職場狀況列入考慮,畢竟這些狀況可能導致勞工感受到壓力,但基本上工時還是門檻。這也足以證明為什麼在所有獲認定是過勞死的個案中,只有一成的平均加班工時少於80小時。


20年來,日本過勞死門檻幾乎不變,日前傳出政府有意調整認定標準。圖為2018年於東京的抗議行動,圖片來源:Wikipedia

 

過勞死罹難者家屬團體多年來一直致力於降低過勞死的門檻。過去出現許多個案未被政府或法院認定是過勞死,單純僅因為罹難者每月「只」超時工作60到70小時。更讓家屬感到雪上加霜的是,他們很難從公司取得任何可能透露勞工工作狀況的證據。政府自己曾宣稱,如果勞工每月超時工作45小時,就會有很高風險罹患腦部或心血管疾病。除此之外,世界衛生組織的最新報告也顯示,勞工每周工作55小時(在每周工時40小時的標準下、每月超時60小時),罹患腦部或心血管疾病的風險更高。顯然「80小時」的過勞門檻不只漠視大量相關主題學術研究的建議,同時也讓許多罹難者(與其家屬)難以尋求政府的補償。

 

不過,工時門檻該如何調降,各界意見卻還莫衷一是。政府打算增加多重標準用來認定受傷或生病是否與工作相關,以便「用更整體、更全面的方式審查個案」。新的標準可能新增包括:海外出差到時差達4小時以上的國家、工作休息間隔少於11小時[1],以及沒有任何休假。然而根據媒體報導,政府並不覺得有充分證據顯示,有必要降低過勞工時門檻。


家事服務工作者未受勞權保障

 

儘管許多勞工都已納入《勞動基準法》保護範圍,但受僱於個人的家事服務工作者或家政勞工,並未獲得同等保障。《勞基法》第116條規定,本法「不適用同住親屬彼此間的聘僱業務,也不適用於家政勞工」,明確將家政勞工排除在《勞基法》保障之外。既然家政勞工遭《勞基法》排除在外,這也代表他們不在職災補償計畫的涵蓋範圍內,如果在私人家庭內工作時受傷,就不會被認定是與工作相關的職災。


在日本,受僱於私人家庭的家政工並未受到《勞基法》的保障,發生職災將無法獲得任何保障。示意圖,圖片來源:photoAC

 

必須注意的是,家政勞工若是受僱於仲介公司,被指派到個人家庭內工作,就可受《勞基法》保障。只有與私人家庭簽署勞動契約的家政勞工,才不在《勞基法》的保障範疇內(從勞權保障的觀點來看,勞工是否與其雇主同住,並非關鍵)。家政勞工是唯一遭明定無法申請職災補償的勞工族群。

 

《勞基法》生效已近70年,家政勞工的職災補償計畫總算成為社會議題。一名68歲的日本籍家政勞工,2015年時因24小時不眠不休、連續工作6天後,突因心臟病猝死。她的先生在2017年向涉谷區勞動局申請職災補償,結果遭到駁回,原因是根據《勞基法》第116條第2款,罹難者被認定是家政勞工。

 

在日本勞權團體POSSE的協助下,罹難者72歲的先生在2020年三月,到東京地方法院對厚生勞動省提告,主張他有權因妻子的喪命獲得政府補償,同時也控訴政府歧視受僱於個人家庭的家政勞工,有違憲之虞。這應該是史上首例為家政勞工爭取權益的訴訟案,目前官司仍在進行中。

 

為了鼓勵更多女性進入勞動市場,日本政府設置「經濟特區」,允許外籍移工進入特區充當家政勞工。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來自菲律賓的外籍移工,有超過千名女性到日本從事家事服務工作。儘管這些外籍移工因為都受僱於大型長照機構,因此都受到《勞基法》保障,但是一旦他們(或任何的家事服務工作者)改被私人家庭僱用,他們會立即喪失所有勞權保障。

 

《勞基法》在這過去70年縱容歧視,對家事服務工作者視如免洗、用過即丟,上述提到72歲老先生為喪妻提起的訴訟,是對《勞基法》的正義挑戰。
 

(作者岩橋誠為日本勞動協會POSSE工作人員;譯者何哲欣為職安連線會員)

 

原文載於東亞過勞監察 KWEA



[1] 編註: 日文原文為「勤務間インターバル」,意指工作時間的間隔限制,確保兩天的勤務之間,休息時間不能太短,目的是透過限制一定時間或更長的休息時間來確保勞工的生活與睡眠時間(參考下圖)。2018年日本國會通過「勞動改革法案」(働き方改革関連法)修改「勞動時間等設定改善法」(労働時間等設定改善法),並自20194月起開始實施工作時間的間隔限制,以改善過勞死的問題。


工作時間間隔限制示意圖。圖片來源:厚生勞動省

 

 











 

東亞過勞監察(Karoshi Watch in East Asia, KWEA)由來自三個不同國家的非營利組織,包括韓國勞工安全與健康機構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日本POSSE,共同建立資訊分享的平台,監督韓國、台灣、日本三個國家的超時工作與過勞死問題,共同推動制度與政策的改革,改善東亞勞工愈趨嚴重的職場健康問題。

本專欄中文版將於每個月10日刊出,每個月分別輪流由韓國、台灣、日本報告各國國內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