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過勞監察】日本外籍移工的過勞死

2021.04.09

日本外籍移工的過勞死

 

 

文/岩橋誠;譯/何哲欣


 

日本外籍移工的過勞死,或是因職災受傷致死,並非罕見。根據法務省的資料,從2010年到2018年,有174名外籍移工到日本擔任技能實習生,卻因為包括腦心血管疾病、自殺、因病致死,或是職災死亡等各種原因而客死異鄉。其中一人是凍死。174人當中,有118人才正值20多歲的青春年華。
 
由日本官方大力資助的技能實習制度(Technical Intern Training Program,簡稱TIPI)始自1993年,官方目標是希望從發展中國家,絕大多數是指東南亞國家,例如中國、越南、尼泊爾等國,引進勞工到日本工作3至5年,並在此訓練計畫下移轉工作技能。不過過去這段時間,此一訓練計畫都被視為是解決日本人口老化、勞力短缺的途徑之一,因此許多違反勞權、人權的意外一直層出不窮。2019年日本勞動基準監督署發布的勞檢紀錄也顯示,諸如非法超時、積欠薪資等違反《勞基法》的態樣,佔了約七成。之所以會出現這麼多違法現象,最主要的原因是「技能實習制度」並不允許實習生跳槽到不同公司(雖然稱之為實習生,但他們依法來說,本質上與正式員工並無二致)。因此,雇主很容易藉此占盡實習生的好處;實習生若想擺脫命運,唯一的方法就是只能返回母國。不過很多實習生都是賣光家產、到處借錢,只為了一圓到日本工作的夢想,在賺取足夠薪資還債之前,他們無法說返國就返國。



▲絕望工廠探討這些以留學生為名,實則從事日本勞工不願意從事的苦勞問題。

 
因此,很多實習生的工時都極度冗長,但薪水卻相對低廉。中國籍實習生在日本岐阜的成衣製造業工作,幾乎全年無休,時薪竟只有400日圓,但當地的基本工資卻是時薪800日圓,等於他們每年都超時無薪工作,遭積欠的加班費高達630萬日圓。
 
實習生持續超時工作,就很容易引發許多過勞死的案例。從2010年到2017年,有41名實習生因腦心血管疾病死亡或是猝死。此外,有14名實習生選擇自殺。這些死亡案例絕大多數都與工作有關,但是勞工死亡或受傷若要獲官方認可是因工作所致,職災的受害者(或是過勞死勞工的家屬)必須提出申請才能向政府要求補償,因此上述這些個案,很多都未被官方認定是過勞死。事實上,受害者或家屬也很難提出申請,因為要向各地的勞工部門申請,都只能用日文書寫,最後也很少有受害者家屬獲得補償。
 
從2014年到2017年,平均每十萬名實習生當中,就有3.7人是因職災致死。相較於日本勞工,每十萬人當中有1.7人是因職災致死。比起日本勞工,外籍實習生顯然被迫在更危險的環境下工作。

 


▲清潔成衣運動東亞聯盟譴責日本的技能實習制度。圖片來源:CCC

 

國際社會紛紛譴責日本的技能實習制度。清潔成衣運動東亞聯盟(Clean Clothes Campaign East Asia)的緊急倡議行動專員楊政賢(Johnson Yeung)就曾公開指責,「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多年來批評日本的技能實習制度,但是日本政府迄今卻還沒採取必要措施改革訓練計畫,保護國內外籍移工的勞權。日本政府仰賴外籍移工緩解勞力短缺,但卻拒絕停止剝削移工。」(延伸閱讀:Forced labour and debt-trap: migrant workers in Japan face substantial risks during coronavirus outbreak,英文版/中文版

 

(作者岩橋誠為日本勞動協會POSSE工作人員;譯者何哲欣為職安連線會員)

 

 

原文載於東亞過勞監察 KWEA

 












 

東亞過勞監察(Karoshi Watch in East Asia, KWEA)由來自三個不同國家的非營利組織,包括韓國勞工安全與健康機構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日本POSSE,共同建立資訊分享的平台,監督韓國、台灣、日本三個國家的超時工作與過勞死問題,共同推動制度與政策的改革,改善東亞勞工愈趨嚴重的職場健康問題。

本專欄中文版將於每個月10日刊出,每個月分別輪流由韓國、台灣、日本報告各國國內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