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過勞監察】教育部門的過勞死

2022.02.14

教育部門的過勞死

 


文/岩橋誠;譯/何哲欣

 

日本國內照顧人員的過勞問題,尤其是教育部門照顧人員的過勞,已是累積多年的普遍現象。某一教師工會曾在2021年12月公布調查資料,調查結果震撼各界。根據調查結果顯示,各級公立學校教師都有過勞的問題,平均來說,小學教師每月超時工作90小時,中學教師每月超時工作120小時,高中教師每月超時工作83小時。除此之外,有三分之一的中小學教師都說,在正常的上學日內,他們都找不到時間休息。2016年日本文部科學省的調查結果也類似,約有6成的中學教師與3成的小學教師,每月加班時數都高於80小時的過勞門檻。

 


日本中小學教師超時工作已是普遍現象。圖片來源:東京都教育委員會

 

過去不斷可見有許多教師因為過勞死或過勞自殺而喪命,其中也不乏自殺未遂的案例。從2006年到2016年,政府依據公務員勞工補償計畫,認定有63例過勞死的案例。文部科學省統計,2019年,有5,478名學校教職員因為各種精神疾病而請假,數字創下歷年新高,比2018年還多了266人。儘管如此,這也只是冰山一角,畢竟還有很多學校並未確實保留完整的工時紀錄,導致過勞受害者或家屬幾乎不可能證明,個案的死亡或疾病確實是因為過勞而起。

 

公立學校教師過勞的原因之一是人力荒。文部科學省坦言,2021年新學年開始時,政府無法找到足夠教師,填補全國2,558個教師缺額。教師人力不足,加劇了過勞狀態,迫使現有的在職教師必須超時工作,才能彌補人力缺口。

 

公立學校教師拚了命超時工作,甚至未能獲得足夠補償。一部僅適用於公立學校教師的特別法案規定,無論實際加班的工時多少,教師加班費最多為月薪的4%。這根本就是讓公立學校教師像7-11全天候工作,但獲得的加班費卻少得可憐。曾有一名離職教師為此控告地方政府,要求根據實際的加班工時給付該有的超時工作補償,但地方法院卻在2021年10月宣告該名教師敗訴,理由是即使教師可能超時工作,但法院無法找到任何事證,證明地方政府違反《勞基法》或是4%加班費的特別法,因此駁回了教師的控告。

 

除此之外,私立學校教師也面臨同樣窘境。全國最大私立學校之一的教師群也控訴,他們要提供線上課程,每名教師負責的班級學生數高達150人,幾乎每天都在加班,但是月薪卻只比基本工資高不了多少。很多教師因為低薪加上過勞,撐不了幾年就被迫離職。

 

還好,越來越多勞工運動強調,要協助公私立學校教職員成立組織爭取權益;也有幾名私立校教師挺身而出捍衛勞權,要求改善工作環境,包括補足人力缺額、改善師生比,畢竟教師若能有更多時間與學生相處,就能提升教學質量。當然,勞運能扮演的角色不只能避免教育人員的過勞死,也能透過改善教學環境,提高學生的學習品質。

 

(作者岩橋誠為日本勞動協會POSSE工作人員;譯者何哲欣為職安連線會員)



原文載於東亞過勞監察 KWEA


















 

東亞過勞監察(Karoshi Watch in East Asia, KWEA)由來自三個不同國家的非營利組織,包括韓國勞工安全與健康機構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日本POSSE,共同建立資訊分享的平台,監督韓國、台灣、日本三個國家的超時工作與過勞死問題,共同推動制度與政策的改革,改善東亞勞工愈趨嚴重的職場健康問題。

本專欄中文版將於每個月10日刊出,每個月分別輪流由韓國、台灣、日本報告各國國內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