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過勞監察】韓國正面臨危急的過勞問題

2020.03.10
韓國正面臨危急的過勞問題  東亞過勞監察行動的開展


 

文/崔敏(Min Choi);譯/張恆豪


各位台灣及日本的夥伴大家好,很高興認識你們。我是崔敏,目前是韓國勞工安全與健康機構Korea Institute of Labor Safety and Health,KILSH)的行動者。位於東亞地區的台日韓擁有許多相似的歷史以及文化背景。令人感傷的是,這三個國家也都有長工時的問題,並且時常聽聞過勞死的情況。因此,台日韓的勞工人權與健康的行動者致力於開展過勞監察(Karoshi Watch)這個跨足東亞地區的計畫。我們希望能分享各個國家過勞死的案例,並且探討當中相同與相異之處。藉由這樣的方式,我們能找出共同合作的方式,讓勞工能夠更獨立自主,並且將過勞死的問題從職場中消除。

 

我先來談一個韓國過勞自殺的個案故事。

 

自從勞動基準法於2018修正之後,法定工時(含延長工時)由先前的每週68小時降低為52小時。我預期過勞死的問題應該會逐漸改善。然而,法規的修正仍排除了在交通運輸業以及保全業的勞工,並無法定的工時上限。所以計程車司機、保全人員死於心血管疾病的狀況仍頻繁發生。此外,由於延長工時的規定趨於嚴格,也導致勞動的強度在許多職場因此增加。

 
韓國法定工時調降,但並非所有勞動者都受益,且因延長工時規定嚴格,使得勞動強度增加。圖片來源:香港獨立媒體

過勞自殺與過勞死(腦心血管疾病)相比,近幾年才獲得社會大眾的關注。韓國自殺率非常的高,2018年總計有13,670人因為自殺身亡,自殺率是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OECD)平均的兩倍,同時自殺死亡人數是死於交通意外的三倍。韓國自殺率在1998年急遽上升,與該年東亞金融危機有關,且自從新自由主義被積極引入之後,自殺率仍未下降。雖然自殺率的上升與社會及經濟變動的背景有關,但許多人也注意到勞工因為遭受職場罷凌及工作壓力而自殺。

 

韓國政府的自殺預防措施聚焦於改善自殺的意識、加強心理健康照護服務、以及管理有心理健康危害的高風險族群為主,而非解決自殺的社會根源因素。社會上有強烈的污名:自殺者的心智較軟弱。這也是為何自殺被認定為職災的數目非常少的原因。

 

在2019年底及2020年初,因媒體對於過勞自殺議題的關注,使得此一社會現象的公眾意識有所提昇。過勞自殺(Karojisatsu)這個詞彙源自於日語,也代表與工作有關的自殺。工作相關的自殺並不限於因為極度長時間工作而死亡,也包含與工作負荷過重導致工作壓力有關的自殺。

 

2019年12月5日,一位25歲名叫韓秀漢(Sul-Yohan)的年輕人死於自殺。他擔任一個實驗計畫的顧問及專案管理員,工作內容為提供失能的工作者就業機會。由於他自身是一位腦性麻痺患者,因此擔任此職位相當適合,因為他可以感同身受的為跟他一樣的工作者進行倡議。他被要求執行一項需每月工作60小時的任務,每月尋找4名新的當地參加者、每位參加者每月需完成5次諮詢,以及每日撰寫工作紀錄等行政工作。他每月的薪資為660美金,不及韓國現行最低時薪的標準。此外,他被總公司施壓,如果不能完成被指派的工作,需將他部分的薪水繳回。他的工作量以及工作壓力使他陷入無法忍受的沈重心理負擔,導致他無法準時將被指派的工作完成。他留下遺言向他的同事們致歉,並自殺結束生命。

 

我們有權利拒絕在惡意的環境下工作:強迫成果導向、不健康的競爭工作環境。圖片來源:KILSH
 

此外,2019年11月,一位42歲賽馬的騎師自殺身亡。韓國有三個官方的賽馬場,其中有一個位於釜山。過去10年內,有7位釜山賽馬場的賽馬騎師或賽馬訓練員自殺身亡,而這位名叫文重元(Moon Joong-won)的賽馬騎師也是在釜山賽馬場工作。在他留下的自殺遺言中,揭露了許多對於賽馬場貪汙腐敗的指控,以及職災之後沒有獲得應有的補償、漠視騎師的職場權利等不公平待遇。直到今日,該騎師的家人,仍在代替他對抗職場不公正的對待,要求採取措施懲罰賽馬場的貪汙官員以及加強安全衛生措施以避免往後工作相關的自殺事件。依據他的勞動契約,他被視為是自雇的工作者,因此他的自殺不屬於職業災害的範圍。然後,需要特別強調的是,此工作相關的自殺案件,是由無法忍受的職場負荷造成的。

 

群眾為騎師文重元之死走上街頭抗議。圖片來源:KILSH


我們檢視了兩起工作相關的自殺事件,由違反勞工權利、強調工作成果導致無法忍受的負荷、勞工間過度的競爭等證據來證實其工作相關性。當勞工的權益受到侵犯時,鋪天蓋地的工作量接踵而至,成了無法解決的心理壓力,這是與工作有關的自殺之主要因素。這個現象在東亞地區被視為是個問題,然而,我們也開始看到它逐漸成為全球性的議題。舉例來說,美國有職場罷凌後的職場槍擊事件、以及法國在組織重組後有35個員工自殺的情況。此外,我們特別關注經濟停滯以及數位革命所創造出,可以讓雇主在更少的員工中壓榨更多勞動力的環境,而且這樣的情形會越趨嚴重。我們作為東亞地區的監督守護者,將會繼續提高我們對於工作相關自殺的反對聲量。

(作者崔敏為職業環境醫學科醫師,任職於韓國勞工安全與健康機構;譯者張恆豪為職安連線會員)


原文載於東亞過勞監察 KWEA


















 

東亞過勞監察(Karoshi Watch in East Asia, KWEA)由來自三個不同國家的非營利組織,包括韓國勞工安全與健康機構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日本POSSE,共同建立資訊分享的平台,監督韓國、台灣、日本三個國家的超時工作與過勞死問題,共同推動制度與政策的改革,改善東亞勞工愈趨嚴重的職場健康問題。

本專欄中文版將於每個月10日刊出,每個月分別輪流由韓國、台灣、日本報告各國國內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