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承受之重

2018.05.28

難以承受之重


文/鄭筑羚

 

那一天上午,達瑪先生希望可以親自見到人資經理談一談他的調職申請,不料還是撲了個空。自從職務被調整至在家工作後,這十個月來他不斷地向公司提出調職申請,打了無數次電話給人資部門,卻總是換來「很抱歉,我們現在沒有適合您的其他職位」的制式回信。

達瑪先生沮喪到極點,捫心自問在公司服務多年,總是認真工作,表現也不差,去年不但失去了升遷部門主管的機會,還被公司轉為在家工作的閒差。他轉往高層的辦公室,希望能從老闆口中知道原因,卻只換來冷漠以對。他再也承受不了沒有希望的未來,離開老闆的辦公室後,他按下頂樓的電梯,一躍而下…。

在電影《黑腥企業》裡,達瑪先生的故事只有短短幾幕,然而,他墜地的那一聲「砰!」卻深深撞進了法國人的心裡。就在十年前,法國電信(France Télécom)也曾發生了員工自殺事件,背後原因撼動了法國社會,也讓深受震撼的導演決定用電影揭露這敏感的議題。


電影《黑腥企業》劇照,圖片來源:IMDB

 

法國電信在2008年至2009年兩年間,根據官方說法,至少有19名法國電信員工自殺身亡、12人自殺未遂;但依工會統計,至少有60人企圖自殺、35人自殺身亡。這些絕望的員工有的就像達瑪先生一樣,從公司頂樓跳下身亡,有的在辦公室吞下大量安眠藥,有人在內部會議上切腹,甚至是自焚。種種激烈的手段,全都是為了控訴公司的不當管理。究竟,法國電信對他們的員工做了什麼?

根據官方說法,至少有19名法國電信員工自殺身亡,圖片來源:BBC

 

時間回到1990年代,當時全球化與新自由主義席捲全世界,即使是向來不以市場效率為核心的歐陸福利國家,例如德、法,也難擋這股浪潮。90年代末期,法國正是支持自由市場的席哈克政府執政,將國營事業民營化和法規鬆綁推上高峰。1997年,原為國營企業的法國電信(France Télécom)私有化,並透過一連串的收購整併其他電信業者的手段,企圖成為稱霸歐洲的電信業者。但快速擴張的結果只帶來大筆的債務,大量裁員成了法國電信的選擇。

2006年,新上任的法國電信總裁隆巴赫(Didier Lombard)宣布將裁員2萬2千人,並將1萬4千人轉職,以增加公司的利潤。如同《黑腥企業》裡那間名為「埃森」的跨國企業那樣,法國電信以各種手段,包括頻繁的調整工作地點,讓人各地走透透;明知員工家有重病親人待照顧,故意調職到其他國家;或是讓技術人員去做銷售,不管熟不熟悉業務,只要績效不好就走路。可想而知員工必須承受極大的工作壓力,整間公司籠罩著令人焦慮不安的氛圍。事件發生後,針對法國電信的調查指出公司高層早知道這些手段可能造成員工悲傷、抑鬱與絕望的心情,卻沒有採取任何預防措施。

2016年6月,巴黎地檢署以「道德騷擾」(Moral harassment)之名起訴法國電信的前總裁、副總裁與人事主管等人,在多達193頁的起訴書裡,檢察官指出該公司每年培訓4,000名部門主管,要求他們對屬下施加各種壓力,好讓員工「移動」;手下離職的人愈多,主管的分紅獎金就愈高。這個策略確實奏效,員工人數曾高達16萬人的法國電信,2009年減少至10萬人左右。而公司所實施的恐怖管理政策不只讓員工離開公司,還奪走了他們的生命。

法國電信的惡行罄竹難書,但也讓我們看到職場霸凌的形式並不是只有言語上的嘲諷、挖苦,或是肢體上的暴力而已,還有假管理之名,行霸凌之實的各種公司政策。就像是電影裡的「雄心計畫」,為裁員戴上了人力發展的假面具,卻將工作者推入痛苦深淵與精神崩潰的處境。

法國電信這些不當政策最終被揭露,主政者也被送上法院,除了這些惡行受到懲處外,對工作者而言,更希望的還是這些對人身安全與身心健康造成威脅的暴力、霸凌行為不再發生。在許多國家,預防職場暴力與職場霸凌已是職業安全健康政策關注的焦點。

台灣在2013年通過的《職業安全衛生法》,增訂了雇主有「執行職務因他人行為遭受身體或精神不法侵害之預防」的義務,規定雇主應妥為規劃並採取必要之安全衛生措施。雖然有了法令,但不時仍會看到職場暴力的新聞事件,而日常職場的言語騷擾或霸凌更是無所不在,顯然職場暴力預防的落實還是相當不足,使得法令規範徒具虛文。

當國家制訂了這些法令來保護勞動者,唯有確實執行才能達到保護之效。在《黑腥企業》裡有一個場景令人印象深刻,片中的勞檢員接到檢舉電話,立刻趕到工地去做勞檢。到現場後發現工地護欄未達到法定的安全高度,當場勒令停工,工地管理人員不服,因為這樣他們就會因停工沒有收入,但勞檢員強調只有達到安全標準,才能真正保護工作者的生命,所以無論如何都不能放行。看到這一幕,女主角也下定決心要告發公司,揭開職場霸凌的黑幕。當國家確實執行其公權力,雇主遵守法令規範,才能真正維護職場環境的健康與友善。


參考資料

France Telecom suicides: Prosecutor calls for bullying trial

France Télécom accused of driving employees to suicide


延伸閱讀

【職安講座.過勞系列】工作讓你不開心嗎?


 

 鄭筑羚

因為對工作的焦慮,開始關注勞動議題。現為職安連線工作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