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死亡?還是過勞導致交通事故死亡?

2018.04.30

交通事故死亡?還是過勞導致交通事故死亡?


文/R.L.

 

「沒有過度勞累的事,我們都是在規定時間內的加班,懷疑的話可以查看打卡紀錄!他說他摩托車剎車不順!所以是機械事故?」
「他是剎車有問題來修理的,但我已經給他修好了,他說他要去醫院,他是不是生病了?」
「他說他非常疲倦,做醫療檢查一切正常,有建議他住院檢查,但他說工廠不能請假,好像他在工廠長時間工作!是不是過勞度勞累呢?」
「都說不是過勞了,當初他沒工作時,可是我們雇用了他的!現在是要恩將仇報嗎?」
 
這段對話來自近期相當熱門的日劇《UNNATURAL法醫女王》,一部圍繞著以解剖遺體的法醫為主角,在非自然死亡的屍體上尋找真正的死因,細膩的描繪每個故事過世的人與周遭的人產生了各式影響。而這段對話的背景,是敘述一位勞工駕駛車輛回家時發生交通事故身亡,對於責任歸屬的釐清,在研究所等候解剖結果時,資方、醫院與機車行老闆三方的爭辯,有沒有覺得這類對話令人憤慨?但根據劇中律師所述,在日本多數交通事故是不解剖的,畢竟車禍死因可以解釋,處理也更簡單。而在台灣警政署的資庫統計顯示,2017A1類交通事故數當中,機械故障僅9件,行人或乘客過失也只有65件,汽(機、慢)車駕駛人過失件數則達1,358件,當中是過勞或疲勞駕駛導致的數據幾乎無法顯現,宛若冰山下的職災黑數。

▲圖片來源:TBS
 

在台灣勞保局統計2016年職業疾病給付案件,職業促發腦心血管疾病共給付68件(該項目總給付率僅24.46%,且是申請「件」數不是「人」數),細看死亡給付更僅15件。同年衛生福利部十大死因統計,心臟疾病死亡人數為20,812人,腦血管疾病人數11,846人,依國際勞工組織(ILO)於2005年的推估來看職業原因於循環系統疾病(腦心血疾病)的貢獻度為23%,但官方所認定因職業促發腦心血管疾病死亡個案竟僅佔0.05%。就算2017年總給付案件提升至84件,死亡給付件數達30件,給付數據與國際資料仍有嚴重落差。對照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各國工時統計,我國以2,034小時排名第6,政府看不見過勞的事實,令人嘆息。
 
而因疲勞駕駛而導致的意外事故更令社會付出沉重的代價,423日在國道發生貨運司機因疲勞駕駛追撞,導致兩名員警與一名司機的三死慘劇,經高雄市勞工局對事業單位勞動檢查後,發現該駕駛竟從41日至422日已連續出勤22天,當中更有工作超過12小時等多項勞動基準法重大違法情形,令人對肇事駕駛也難以苛責。
 
▲發生於本月23日的國道死亡車禍,肇事大貨車(左)追撞停靠路肩大貨車。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2012年內政部警政署國道公路警察局的內部研究報告中指出,若以「未使用煞車」跡證推論「精神疲勞事故」,該項事故占全年比例3.2%,高於高速公路交通事故分析報告中的「疲勞(患病)駕駛失控」(0.5%)。但相較於國際研究,約有12成交通事故與疲勞駕駛有關台灣仍有可能低估了疲勞駕駛的肇事情況,也無從做好後續追蹤管理與預防。

期盼交通主管機關能認真面對疲勞駕駛交通事故問題,包含與勞動部、職安署、警政署一同面對檢討,過勞導致交通事故影響之大眾普遍性、傷害嚴重性,都是行政機關與社會大眾難以承受的痛,而在國外無論駕駛工時制度或車輛卡片制度,都已行之有年,多機關一同介入輔導與管制,而非把問題踢給人力不足的勞檢單位與薪資重擔的勞工。
 
劇中過勞的勞工,他忙到下班回家,看著沉睡的家人說:「更努力多賺點錢,等他們長大能幸福生活就好了!」懇請主管機關屏除本位主義,齊力合作在這個議題上,讓勞工可以活著跟家人吃飯,而非成為家人心中只能緬懷的人。正如女主角最後所說:
「那妳為了什麼工作呢?」
 
「為了生存呀!」


 

 R.L.

一位不小心打開職災潘朵拉魔盒的遊戲玩家, 劇情瞬間多了許多現實、道義、理想、正義等看不到終點的挑戰。
用咖啡、酒跟茶維持對自己的相信;對他人的相信;對社會的相信。
令人慶幸路上有著許多了不起的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