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過勞監察】過勞司機與公共安全

2020.10.12

過勞司機與公共安全

 

文/黃怡翎



20172月,蝶戀花旅行社發生遊覽車翻覆意外,釀成3311傷的重大悲劇,包括司機也於車禍中死亡。根據相關報導指出,司機在當天早上九點從台北出發,直到出事時,早就超過13小時,家屬更出面表示其已連續工作16天未休息,司機的疲勞程度可以想見,但令人難過的是,這是業界常態。


20184月,2名國道警察在國道上執行職務,將違規大貨車攔下,停靠路肩開罰單時,遭另輛大貨車從後方追撞,2名警員及被開單的貨車司機當場死亡,經調查發現肇事的駕駛前一天下午4點出勤去裝貨,520分開車上路,到隔天凌晨437分發生車禍,中間僅休息1個小時,工時將近12小時。且公司規定每個月須出勤28天,才能領全勤獎金,車禍事故前他已連續工作22天,其中更有7天的工時超過12小時,他平時根本休息不足,因疲勞駕駛導致車禍,釀成3人死亡的悲劇,而他也因過失致死罪責,在今年7月被法院判刑2年有期徒刑。


2019
6月,一名阿羅哈客運司機因疲勞駕駛途中打瞌睡,在國道失控衝出邊坡翻覆,造成313傷悲劇。今年5月,台北市一輛公車司機也疑似疲勞駕駛,在公車停靠站追撞前輛公車,導致3人受傷。



20172月,蝶戀花旅行社發生遊覽車翻覆意外,釀成3311傷的重大悲劇,包括司機也於車禍中死亡。圖片來源:民報

 

客運防過勞措施竟造假


司機過勞的案件不斷發生,各界也要求應積極提出預防措施。交通部公路總局為管理客運駕駛超時工作的問題,要求每名駕駛應配置
1USB隨身碟,開車前在車載機插入USB以識別身分並記錄工時,但今年8月時,卻傳出有客運公司造假事件。媒體接獲民眾投訴,桃園客運公司提供駕駛2USB輪流使用,用不同身分來記錄工時,事實上駕駛每日工時長達1316小時,隔天清晨五、六點又要去上班,兩日的工作日間隔往往都不到10小時就要上班,司機長期都處於疲勞駕駛狀態中。經報導揭露後,公路總局當地的(桃園)監理站兩度進行稽查,卻說查無不法,隔日再由鄰縣的(新竹)監理所進行突襲檢查,竟查獲245件違規,這也遭台灣汽車產業工會質疑桃園監理站涉嫌有包庇的問題。



桃園客運爆發造假工時,提供國道客運駕駛2個USB輪流紀錄工時,新竹區監理所稽查逮獲違規。示意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司機是過勞死的高風險族群

依照勞保局統計,因過勞(職業促發腦心血管疾病)傷病、失能或死亡的案件數,「運輸及倉儲業」的發病數量與各行業別相比,總是名列前茅。自2011年至2019年,因過勞發病申請勞保職災給付者,共有679人次,其中有104人次即為運輸及倉儲業,僅次於支援服務業(如保全等)、製造業,名列第三名。運輸及倉儲業的過勞案件數就佔了15%,但運輸及倉儲業的勞保納保人數僅全產業的4%,職業駕駛顯然已是過勞死的高風險族群。


根據國衛院環境醫學研究所吳威德等人的研究,他們招募1,650名客運公司司機,調查其工作環境、工作壓力、睡眠與血液評估等,從2005年追蹤至2012年,觀察其心血管疾病的情形,釐清工作壓力與罹病間的關係。發現42%的司機有「過度投入工作」的現象,例如回家仍想著工作上的事、為此失眠等。而「過度投入工作」的駕駛比未過度投入駕駛,罹患心血管疾病風險高出7.39倍,罹患缺血性心臟病的風險更高出11.57倍。

研究同時也發現,有超過40%的司機每日工時超過12小時,導致沒有足夠的個人時間發展家庭與朋友關係,因此他們傾向藉工作來達到成就感,卻也使工作過度投入的情況更惡化。但長期久坐開車、工作班表不定、睡眠品質不佳等,都可能提升心血管疾病的風險。

司機過勞的問題長期存在,我們常在媒體看到,台灣不少司機們苦撐著身體,在心肌梗塞或腦溢血發作倒下去的前一刻,盡力穩住車子停靠在路邊,成功拯救了全車乘客性命,這不該歌頌個人英雄行為,這是顯示司機過勞和運輸安全亮起紅燈,我們不需要英勇司機,也不需要讓司機承擔疲勞駕駛的罪責,更不是美化造假的工時報表資料,我們需要是建構安全的職場環境,避免悲劇一再上演,這是是企業與政府共同的責任。

(作者黃怡翎為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執行長)

 



原文載於東亞過勞監察 KWEA

 














 

東亞過勞監察(Karoshi Watch in East Asia, KWEA)由來自三個不同國家的非營利組織,包括韓國勞工安全與健康機構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日本POSSE,共同建立資訊分享的平台,監督韓國、台灣、日本三個國家的超時工作與過勞死問題,共同推動制度與政策的改革,改善東亞勞工愈趨嚴重的職場健康問題。

本專欄中文版將於每個月10日刊出,每個月分別輪流由韓國、台灣、日本報告各國國內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