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綿疾病的補償政策:日本、韓國與香港經驗(二)

2016.02.02
上一篇:石綿疾病的補償政策:日本、韓國與香港經驗(一)

三、石綿疾病的補償與救濟政策(compensation and relief)

關於石綿的規範,可以分成四個面向,如表二所示:第一是有關環境中石綿粉塵的管理,第二是有關建物與廢棄物的管理,第三是職業安全健康管理,包括作業環境的管理與勞工健康管理,第四則是有關石綿疾病的職業病補償與公害救濟。本文將僅著重於第四面向。

















































資料來源:

1.厚生勞動省http://www.mhlw.go.jp/stf/houdou/0000068525.html、http://www.mhlw.go.jp/new-info/kobetu/roudou/sekimen/houdou/100129.html
2.Yeon-Soon Ahn, Kyoung Sook Jeong. Epidemiologic Characteristics of Compensated Occupational Lung Cancers among Korean Workers. J Korean Med Sci 2014; 29: 1473-1481.
3.Dongmug Kang. Asbestos disasters in Korea: Medical and epidemiological approaches. Journal of Policy Science, 6: 21-30, 2012
4.日本1994~2003年資料來源:http://www.mhlw.go.jp/file/04-Houdouhappyou-11402000-Roudoukijunkyokuroudouhoshoubu-Hoshouka/0000068738.pdf
係指石綿所導致的肺癌、間皮瘤、石綿肺、良性石綿胸水與瀰漫性胸膜肥厚之遺屬補償給付及特別遺屬給付金件數


石綿疾病的公害救濟政策

本處僅就日本的石綿健康危害救濟法(2006)、韓國的石綿損害救濟法(2011),與香港的肺塵埃沉著病及間皮瘤(補償)條例(1980)作簡介,包括法規、財源、涵蓋人口、認定準則與給付內容等項目。

(一)日本

日本基於以下考量,於2005年制訂《石綿健康損害救濟法》(Asbestos Health Damage Relief Law):石綿被廣泛的使用在約3000種產品以及80%以上的建材中,對日本國民造成了巨大、難以估量的健康損害;由於石綿導致的疾病潛伏期長,造成難以界定罹病與石綿暴露之間因果關係的窘況,對於受害者的權益剝奪極大。該法於2006年施行。

日本《石綿健康損害救濟法》的主管單位為日本「環境重建保護局」(Environmental Restoration and Conservation Agency of Japan,簡稱ERCA)。此系統的定位,屬於國家行政救濟(administrative relief),救濟基金的財源由企業、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三方共同承擔。由ERCA負責認定石綿疾病、決定救濟金的支付額度,並負責向事業單位徵收「特別支出」。企業的財源責任包含「一般支出(general expenditure)」與「特別支出(special expenditure)」兩個部分。在「一般支出(general expenditure)」方面,基於石綿的使用對日本全體企業帶來共同的經濟利益,因此由全體企業分攤;「特別支出(special expenditure)」則是指某些與石綿使用關係密切、石綿使用量特別顯著的產業(例如汽車、建築營造等),則要負擔更多的救濟金財源責任。中央政府的財源責任由全體日本國民共同分擔。為了讓居民申請救濟能得到迅速的處理,且考量地方政府也需對過去的石綿管理監督疏失負責,因此地方政府亦需負擔財務責任。

救濟法的涵蓋人口是職災保險涵蓋範圍之外的國民。《石綿健康損害救濟法》指定的石綿疾病包括以下四類:石綿相關肺癌、惡性間皮瘤、伴隨肺功能不良的石綿肺症、伴隨肺功能不良的瀰漫型胸膜增厚。

具有合格身分的石綿疾病受害者或其遺屬,可依程度獲得不同類型的救濟。對患者部分,包括:醫療保健花費、醫藥保健津貼(103,870日幣/=27,865台幣/)、喪葬支出(199,000日幣=53386台幣)、賠償調整金(針對法令實施之前患者已不幸過世的喪家)。對遺屬部分,包括:喪家特別弔唁金(共有2800萬日幣,針對在法令實施之前患者已經不幸過世的喪家)、喪葬支出(199,000日幣)

該法於2006年施行,到2007年中期僅一年半時間,日本政府大約花了90億日圓(約台幣24億元)在救濟支出上。

(二)韓國

南韓在2010年制定《石綿損害救濟法(Asbestos Damage Relief Act)》,目的是為了給予健康損害者與喪家撫恤,並建立預防措施。隔年亦訂立了《石綿安全管理法(Asbestos Safety Management Act)》,試圖預防石綿風險危害。

南韓《石綿損害救濟法》的主管機關是環境部(Ministry of Environment)。財務類型屬於基金,財源由南韓政府、全體國民與製造石綿相關的工業共同負擔,原先政府與工業各貢獻占一半,但後來南韓將工業需繳納的比例提高到70%。另外,若作業場所使用石綿的量達到一定的比例,則需要繳納更多經費。目前該基金每年預算約150億韓元(約為4億台幣)

病患與家屬要先向地方政府提出申請,接著地方政府會將資料上呈韓國環境法人(Korea Environment Corporation,簡稱KECO),在60天之內透過石綿損害救濟決定委員會(Asbestos Damage Relief Judgement Committee)確定認證結果並回報地方政府。若民眾對於審查的結果有所疑慮,在得知結果的90天之內,則可以自己向KECO提出陳情書,並透過石棉損害救濟檢查委員會(Asbestos Damage Relief Examination Committee)再檢查一次結果。另外,民眾對於審查結果不服,也可以向環境部(Ministry of Environment)提起訴願,由石棉損害救濟再檢查委員會(Asbestos Damage Relief Reexamination Committee)再認定一次。

根據《石綿損害救濟法》,可請領者的資格為,經過認定罹患石綿相關疾病的病患及其遺屬,並排除以下法規之涵蓋族群:職災保險法、公共年金法(Public officials’ annuity act)、軍事撫卹法(Military pension act)、海事法(Seamen act)、漁業安全保險法(Safety insurance act on fishery)與私立學校教師年金法(Private school teachers’ annuity act)

《石綿損害救濟法》的給付內容包含:醫療保健花費、醫藥保健津貼與生活花費津貼、喪葬支出、特別弔唁金與特別喪葬支出、補救收益校正(Remedial benefit adjustment):當已認證的病患死亡時,若患者曾經收到的賠償費用少於特別弔唁金(第四項),喪家可以提出申請補足經濟損失、已認定為石綿疾病者的醫療檢查支出。每位患者最高請領金額上限為3300萬韓元。

(三)香港

香港《肺塵埃沉著病及間皮瘤(補償)條例》的財源,來自承建商和石礦經營者。徵款範圍以200461號為分界,自此之後,所有建造工程(包括建築工程、街道工程、修理、修建擴充等等)業者均需繳納基金。

根據該條例,補償金的請領者資格為:在198111日或以後被診斷為矽肺病或是石綿肺症,並在香港連續居住滿五年的人,以及在2008418(或以後)被診斷罹患惡性間皮細胞癌,並在香港連續居住滿五年的人。

補償內容包含:因疼痛、痛苦與喪失生活樂趣的每月補償、喪失工作能力的每月補償、疾病認定日期之前已喪失工作能力的補償、護理及照顧方面的補償、醫治費用、醫療裝置費用、肺塵埃沉着病或間皮瘤(或兩者)引致死亡的補償、親屬喪亡之痛的補償、殯殮費。

四、結論

日、韓與香港均已全面禁用石綿製品,也訂定了石綿職業病補償與居民石綿疾病救濟法。相較之下,台灣不僅職災保險與補償制度混亂,5人以下事業單位員工未強制納保,且因為缺乏過去暴露測定資料及潛伏期長而很難認定。台灣迄今僅有極少數罹患石綿疾病的勞工獲得職業病認定與補償。此外,石綿在台灣未完全禁用,近幾年來台灣的石綿產業仍自中國進口數百噸石綿原料,而從中國與東南亞國家進口的合成石板、矽酸鈣板等建材是否含有石綿,政府也未嚴格把關。我們呼籲政府應儘快面對此問題,應立即全面禁用石綿、檢討目前職災保險制度、訂定石綿危害救濟法規,以維護全民及子孫健康。

(作者蕭汎如現為台大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研究生、鄭雅文為台大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教授、王榮德為成大公共衛生研究所講座教授)


原文載於勞動者雜誌187期





參考文獻

[1]    BAUA. National Asbestos Profile for Germany. In: Health FIfOSa, editor, 2014.

[2]    Obata N. Inaction on asbestos disasters and delayed countermeasures. In: Miyamoto K, Morinaga K, Mori H, editors. Asbestos disaster - Lessons from Japan's experience. Tokyo: Springer, 2011.

[3]    Furuya S, Takahashi K, Movahed M, Jiang Y. National Asbestos Profile of Japan (ILO/WHO). Toyko, 2013.

[4]    Miyamoto K. Asbestos problems in East Asian Countries: compared to Japanese experiences. . Journal of Policy Science 2012; 6:75-88.

[5]    Sato H. Management of health risks from environment and food - policy and plitics of health risk management in five countries - asbestos and BSE. New York: Springer, 2010.

[6]    Kang D-M. Asbestos disasters in Korea: Medical and epidemiological approaches. Journal of Policy Science 2011; 6: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