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衝擊下過勞的健康危害

2020.05.27

疫情衝擊下過勞的健康危害


文/黃怡翎

 

新冠肺炎自去年(2019)底在中國爆發後,疫情蔓延全球,台灣第一時間嚴正以待,今年1月20日疾管署正式成立「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隨著疫情的升溫,指揮中心透過每天固定的記者會,提供疫情的相關訊息,網路上甚至曾流行過「請部長快去睡覺」的各種留言,皆可看出第一線防疫人員的辛苦。不僅如此,事實上還有一群廣大的工作者,站在抗疫的最前線,承受過勞加班的健康風險。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自1月20日成立後,每天固定召開記者會。圖片來源:疾管署

 

遭受影響的工作者

 

除了首當其衝的防疫人員、醫護人員不眠不休,加班因應外,政府組織國家隊,用最快的速度拼裝出口罩產線,工具機械工程師、技術人員加班趕工製造口罩機,完成92條口罩產線。各個口罩工廠的勞工們不停歇的在機台前操作,讓口罩產量躍升,日產能達到1300萬片。而在疫情之初,承擔起發放口罩工作的各地藥局,亦是每天忙碌分裝,發放給全國民眾。

 

清潔人員更是每天穿梭在各大公共空間進行消毒,例如台北捷運便加強消毒頻率,捷運車廂每8小時消毒一次,機器設備如自動售票機、加值機等,每4小時消毒一次,媒體也披露,有清潔人員表示忙到連吃飯時間都沒有。而近來政府又規劃許多紓困方案,光是勞工紓困貸款至今也超過80萬人申請,受理、審核資料,就讓許多銀行的員工無不加班來消化海量的申請單。



為防止疫情擴散,捷運公司加強消毒頻率。圖片來源:青年日報

 

除了加班超時工作外,也可能因配合防疫工作,雖然工作時間不見得增加,但勞動密度卻明顯增加,例如上述的清潔人員,過去可能一天擦拭兩次就好,但為了防疫改成每個小時擦拭。或者像保全人員,除了例行的工作外,又增加需要對往來的人量額溫,噴酒精等,增添了更多的工作內容與密度。

 

因天災事變放寬工時上限

 

依據《勞動基準法》第32條第40條規定,因天災、事變或突發事件,雇主有使勞工在正常工作時間以外工作之必要者,得將工作時間延長之,也就是說每日的工時上限可超過12小時。或是雇主認有繼續工作之必要時,得停止勞工的例假、休息日、國定假日及特休假。

 

然而,這波疫情究竟屬不屬於上述勞基法所定天災、事變或突發事件的範疇?經濟部也曾去函詢問勞動部,針對受新冠肺炎影響發生營運困難的產業,如為復原重建工作而有使勞工延長工時及假日出勤必要,是否可適用勞基法所定有關天災事變或突發事件的特殊規定。

 

勞動部表示,重大傳染病早在1998年就已列為勞基法所定之天災、事變或突發事件的一部份,所謂「事變」,指的是因人為外力戰爭、內亂、暴亂、金融風暴及重大傳染病。因此,若有受疫情影響而有加班之必要者,則可不受「不得連續工作超過6天」、「延長工時連同正常工時1天不得超過12小時」的限制。

 

雖然法規亦規定,雇主須在延長開始後24小時內通知工會,無工會組織者,應報請當地主管機關備查,雇主事後也應補給勞工適當休息。停止假期的部分,也應於事後24小時內,詳述理由,報請當地主管機關核備,工資也應加倍發給,並於事後補假休息。但無疑仍是增加了勞工過勞的健康風險。

 

加班趕工的健康風險

 

根據許多國際研究報告指出,每日平均工時超過11小時者,相較於每日工作7-9小時者,有2.9倍的急性心肌梗塞風險,若一週工時超過66小時者,工作事故的風險達1.88倍。未能正常週休或連續工作6天以上者,將造成頸動脈硬化惡化、肥胖、血脂異常、代謝症候群、工作事故風險增加,並有1.4-1.9倍的風險罹患頸肩背的肌肉骨骼疾患,亦可能引起心理壓力問題(延伸閱讀:勞基法修法勞工健康風險評估報告)。

 

長工時已成為台灣職場嚴重的健康殺手,依據勞保統計,平均每8天約有一名勞工因過勞(職業促發腦心血管疾病)而死亡或失能。韓國日前也發生一起任職於知名網購商城Coupang的40多歲金姓快遞員,僅到職13天,便在配送過程中過勞猝死。Coupang表示因疫情影響,許多人不方便出門,訂單急遽增加,光是3月份的配送量就比去年8月增加了22%(夏季是配送量最高的時候)。根據報導,他的同事指出,金姓快遞員1小時要送20戶,夜間配送時,3小時內也需配送到70戶。



韓國知名網購商城Coupang,一名快遞不幸於配送過程中過勞猝死。圖片來源:ALJAZEERA

 

疲勞的代價除了造成腦心血管疾病外,也增加了職災發生風險,高職災率往往與疲勞、趕工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在台灣,每5件職業傷病的發生,就有一件是發生在營造業,根據勞動部的相關研究分析指出:「營造工程趕工係造成施工危害風險上升主要原因之一,部分職業災害案件之原因與機關排定工期不足,致廠商趕工而忽略施工期間應採取之安全措施有關。」不僅營造業,其他如製造業、服務業等都可能因趕工導致職災發生,例如,日前也在彰化發生一名口罩工廠員工,為因應疫情日夜加緊趕工,在操作綁帶機台時不慎遭夾斷手指,最後截肢的憾事。

 

事實上,防疫工作固然重要,也往往須與時間賽跑,例如防疫物資的生產、疫苗的研發、病毒採檢等等,但也不應忘記,長工時恐帶來的健康危害,投入合理人力分攤工作,建置有效率效能的作業流程,共同度過疫情的危機,才是真正的超前佈署。

 

(作者黃怡翎為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執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