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航空服員罷工初勝 翻轉過勞之島的戰爭才開始

2016.07.04

 



 

文/黃怡翎

 

華航空服員罷工結束,但一場名為「休息時間的戰爭」、「台灣必須告別長工時的過勞時代」的宣言,才要開始;這讓外表光鮮亮麗的空服員,長期處於過勞血汗的職場環境問題再次端上檯面。
 
從過去紅眼航班的混亂排班,到現在的苛扣工時、被迫簽訂「責任制」工時,華航空服員的「積怨已久,忍無可忍」,終讓罷工行動迅速展開,連即將退休的空服員也紛紛加入。但在過程中卻也遭政治人物批評為「貪婪」,還有前輩出來指責罷工行為,要員工感謝公司給予看見世界的機會。然而,勞工爭取權利,是否就是貪婪?受領薪資是否就是拿人手短,要知福感恩?

長期以來的傳統教育下,「天職」、「犧牲奉獻」、「勤奮不計較」一直是被歌功頌德的美德,卻少有「權利意識」的建立,過去常常在協助職災勞工爭取補償時,勞工或家屬反而不敢開口爭取,深怕被人貼上「獅子大開口」、「愛錢」的負面標籤,爭取應有的權利反成了污名,自我剝削與犧牲奉獻,變做勞工的道德檢驗,這也使得血汗過勞的職場環境得以滋長。
 
過勞已是勞工的共同處境
 
然而,此次罷工短短不到幾個小時,不僅全國高度注目,除了部分批評聲浪,輿論上出現更多的聲援支持,甚至有受波及的旅客到現場支持罷工,要求資方盡速出面解決。這樣的現象除了與空服員的工作型態一向是社會主流的注目焦點外,另一部分恐與「長工時過勞」的職場環境,早已成為台灣勞工共同的生命經驗,進而產生共鳴有關。
 
《過勞之島:台灣職場過勞實錄與對策》一書中即揭露,台灣的過勞現象已蔓延到各行各業。根據勞保的統計資料顯示,近5年來已有398件勞工過勞,其中有163人死亡,平均不到5天就有1名勞工過勞發病,平均約11天有1名勞工因過勞而死亡。「過勞死」已成為台灣勞工揮之不去的惡夢。
 
前年一架復興航空班機在澎湖馬公發生空難,造成48人罹難、15人輕重傷,造成這結果最大的元凶,恐來自於飛航機組人員「過度的疲勞」。過勞不僅嚴重危及勞工個人健康,更將造成社會公共安全與財物的龐大損失(參考「疲勞的代價-奪走48條人命的空難事件」)。
 
然而,台灣不僅長工時現象在世界各國名列前茅,甚至在職場環境中,充斥不同類型的「隱藏工時」,勞工的實際工時常被低估。尤有甚者,部分企業還會苛扣休假時數,常見手法就是不給加班費,或者「以責任制之名,行超時工作之實」。勞工犧牲休息時間,卻拿不到加班費用,雇主惡意「竊奪」勞工的休息時數,甚至設法偷走「休假日」,這些也是助長職場過勞文化的現象。
 
此次華航事件,便是苛扣工時的明顯案例,遺憾的是,這些情況在職場上屢見不鮮。
 
一家知名日系化妝品公司也曾傳出「偷走」勞工休假日的惡劣行徑。因為當年度的五一勞動節,剛好碰上星期天,依法必須另行補假一天,但公司卻逕自公告,將這一天工作8小時,換算成480分鐘,再平均分配到全年約250個工作天,讓員工每天可以提早2分鐘下班。看似簡單算數的挪移,但「化整為零」的結果,員工白白損失一天休假日,提早下班的2分鐘,員工感受不到減輕負擔,也無法達到充分休息的意義,猶如「被偷竊的假日」。
 
勞基法八十四之一「血汗」條款
 
此次罷工爭議中,雇主要求勞工簽訂《勞動基準法》第八十四之一條的責任制工時,亦是導致抗爭的主要原因之一。
 
所謂《勞基法》第八十四之一條,即是規定只要經過勞動部核定公告之工作者,勞雇雙方可另議定工時。換言之,一旦經勞動部公布適用該條款,雇主便可與勞工議定工時,待雇主將議定工時向地方主管機關核備通過後,勞工就等於喪失了《勞基法》的工時保障,法令保障大開後門,最終使得勞工任由資方予取予求,對勞工的身心影響巨大。

血肉之軀並非機器,可以不眠不休的工作,或者隨意調整作息時間。然而八十四之一條款,卻忽略了人最基本的需求,同時也違反長久以來國際勞工運動中主張的「三八工時」精神:八小時工作、八小時睡眠休息、八小時自由活動。除了工作與睡眠外,人類更需要時間從事社會參與,以維持平衡的身心健康,並享有尊嚴的生活品質。
 
然而,「責任制」早已成為台灣勞工的緊箍咒,許多企業違法濫用「責任制」,造成勞工在長工時的工作環境下,身心俱疲,致使過勞死的案件不斷發生。諷刺的是,本應思考是否刪除該條款以保障勞工權益的此刻,立法院竟仍有委員提案修法,將所有勞工工時全面修改為責任制,儼然成為奴工條款!
 
扭轉過勞之島的命運
 
華航空服員的罷工行動,在經過將近一天的抗爭中,獲得龐大的社會輿論支持,得到初步勝利,勞資雙方達成共識,資方承諾工會訴求,包括確保空服員的年休假與例休,並不得更改會員現行報到處及工時計算方式,且除越洋航線,全面回歸勞基法保障等。此次成果,不僅是華航空服員的工作權益得到應有的保障,更大的意義是在回應整體不斷惡化的血汗勞動環境,廣大勞工階級所蓄積更多「忍無可忍」的社會氛圍下,必須「終止血汗勞動」的社會期待。
 
華航空服員用自己的努力換得合理的對待,透過工會組織與團結權行使,打響了反血汗過勞的第一槍。然而,不僅是華航,其他航空乃至於各行各業的勞動者,許多仍處於惡劣的勞動環境中,每天踩在過勞死的鋼索上,唯有持續透過更多勞工的集體團結發聲,才有機會共同扭轉過勞之島的命運。
(作者為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執行長)
 
原文刊載於報導者